专题活动
主页 > 专题活动
建设上海||可持续时尚小组
发表时间 : 2022-07-13 15:00:00 内容分类 : 建设上海PBL项目式学习

编者按:

11月15日这周,上海宏润博源学校的同学们走出教室,走进上海这座充满魅力的城市,开展一系列基于课题项目的探究式学习。今年是我们建设上海项目开展的第二年,主题是“可持续性”上海——这也是应对全球气候危机,实现未来持续繁荣必须要做的课题。


在老师们的带领下,各小组同学调研了上海经济和文化的不同侧面,涉及到的话题包含生态多样性,校园物联网设计,现代农业与有机农业,新能源,垃圾的命运,酒店与旅游业,编织艺术的环保理念探索,货币的成本等。


一起来了解一下可持续时尚小组的汇报吧!


上海国际高中


【项目初衷】


英国作家奥斯卡·王尔德曾经说过:“时尚是一种让人无法忍受的丑陋,所以我们不得不每六个月就改变一次。”这句典型的奥斯卡·王尔德式的诙谐评论,却也道出了快时尚的一个本质:快速淘汰衣服。


大约10年前,听到过这样的疾呼:“我们正在用生产卫生纸的理念生产衣服。”


现在,电子屏幕的普及使得时尚广告无处不在,时时引诱着我们去消费,去更新自己的衣橱。


淘宝,天猫等网络购物平台的崛起,让我们瞬间就可以将自己的购物欲望转化成现实。


现在很多时候,我们并不是因为真正需要一件物品才会购买。我们需要停下来思考,买买买(过度消费)的背后,给我们生活的家园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因此,今年的建设上海项目便和搭档Marta老师一起组织了“可持续时尚”调研小组。想从与人人都有关的“衣”切入,探讨“可持续时尚”的可能性。英雄所见略同,Rita和Suzi老师也组织了关于绿色时尚的调研。不过,两个组的侧重点不同。


宏润博源

上海宏润博源国际学校


【项目主要内容】


Rita和Suzi老师的小组更侧重于对于产业绿色转型方面的调研,同学们去熟悉各种布料,了解布料的价格和生产过程,以及对环境造成的负荷;与时装设计学院的教授们对话,了解在未来时尚设计师的教育培养中如何融入环保可持续理念;对绿色环保服装品牌进行调研,与品牌主理人对话,了解绿色服装品牌背后的科学与商业;参观访问旧衣服回收中心,了解旧衣服的处置过程与流向。


上海宏润博源

宏润博源国际学校


我和Marta老师的小组更侧重针对个体和社会自发小团体的“可持续时尚”解决方案的实践与探索;组织旧衣改造工坊以及可持续时尚秀;调研“鼓励人们参与旧衣物交换市场”存在的困难与挑战,设计并组织旧衣物交换市场;制作上海绿色时尚地图,即知名的旧衣物交换社群有哪些,旧衣物交换市场有哪些,共享衣橱APP有哪些;制作相关海报和视频进行宣传,唤醒个体的环保时尚消费理念,并提供可行的解决方案和路径。

上海国际高中

上海双语国际学校

宏润博源国际学校


两个小组都共同调研了快时尚对于环境的危害,并呼吁每个人都行动起来,拥抱“可持续时尚”的理念,改善自己的衣物消费习惯和处置习惯。


上海国际学校

上海国际高中学校


建设上海项目周虽然结束了,但是“可持续时尚”的理念已经深深刻印在我们心里,我们将持续推动和宣传这一理念。今后学校也会定期组织“可持续交换会”,吸引社区师生以及周边的人们参与旧衣物等闲置物品的交换,使之成为学校传统的一部分,并逐渐扩大对周围社区的影响。


最后,关于“可持续时尚”,想就以下几个方面做简单分享


快时尚产业造成的环境负荷


“时尚产业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污染制造者,危害仅次于石化工业。而据联合国预测,如果到2030年,全球人口达到85亿,人类对时尚产业的消费量将暴增到1.02亿吨——这意味着,时尚产业与日俱增的资源消耗、劳动力投入和污染排放,可能迅速赶超石化工业, 占据污染排行榜首位。”


生产端


从原材料获取到生产制造再到品牌服装的销售,中间需要经过非常多的工序。知名的快时尚品牌在服装生产和销售过程中会在全球留下碳足迹。


快时尚品牌的特点是量大,价格便宜,市场响应速度快。需要在短时间内以极低的价格制造出大量的时兴服装,销往世界各地。由于要控制成本,对于孟加拉国,印度等工人的劳动力压榨(工作环境差,时间长,待遇不高)也是一大社会问题。


大家可以通过以下几组数据感受一下快时尚行业造成的环境负荷和危害。


1)种植一公顷棉花需要约95kg的农药和3000-6000立方米的水 (棉花的生产过程中需要耗费大量的水和杀虫剂。有机棉的生产还不到总体棉花量的1%) 


2)生产一件棉质T恤会耗费1750升水,排放5kg二氧化碳,相当于一辆汽车行驶12英里的碳排放量 


3)生产一条牛仔裤耗费3000升水,排放20kg二氧化碳,相当于一辆汽车行驶49英里的碳排放量。(一个标准游泳池里的水,只能够用来生产约40条牛仔裤)


4)衣服的印染过程中还需要大量化学品,造成水污染。


5)粗略估计,我国每年会产生约1000万吨的废弃服装。


消费端


我们耗费如此多的资源生产的衣服,经过全球运输(产生碳排放),最后到达消费者手里后。


据瑞典的一项调查显示,我们购买的衣服平均只会穿10次便会丢弃,而衣服的平均寿命是200~300次左右。被丢弃的衣服的命运又是怎样的呢?


有一部分状态好的(跟衣服本身的质量,丢弃的方式等都有关系)会被回收,进入国内或者非洲国家进行售卖。


大多数会直接进入垃圾填埋场(许多化纤类的材料不容易降解,可能会污染土地),还有一些会被焚烧,造成空气污染。


有一小部分,会被一些专门进行无害化处理的公司回收,经过处理,回归成原材料,继续用于服装生产。这也是产业的希望之光。


宏润博源博源学校


产业绿色转型


【生产端】


这几年,随着气候变暖,各种极端天气频发,各国政府也越来越重视环境保护,扶持环保企业。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觉醒,许多服装品牌也开始打造绿色环保的形象,大家熟知的Lululemon, Allbirds, Nike等。不过,也有很多服装品牌不过是成功的广告公司罢了,是否真的在服装生产和销售过程中做到环保,还需要大众多去深入了解。


我们的调研中也确实了解到一些非常不错的品牌,比如使用回收的塑料瓶生产衣服的英国David Luke品牌(我们学生的校服就是这个公司生产的),接受学生参访的Nicemove品牌以及被业内人士强烈推荐的中国可持续服装品牌“之禾”等。


【消费端】


在欧洲,服装的二手市场和交换市场是非常常见的。随着大家环保意识的觉醒, 近几年中国的一二线城市也涌现出了许多线上或线下“交换”社群。上海有几个非常出名的国际化交换市场。大家可以带上自己不再想穿,但是或许别人需要的衣服或者其它小饰品,参与交换。参与这样的市场,也是非常有趣的体验,换得好物的同时也可以结识有趣的人。


比如2016年成立的零活实验室(GoZeroWaste)社群已经在北京、上海等12个主要城市建立了本地交流群。现在在上海已经发展成为约有3000多人的社群。每天群里都会有人抛出自己不再需要,但是依然可以使用的物品,可以到付邮寄给群内需要的人,也会组织线下的一些“交换”活动。大家可以以较低的价格,有时甚至是免费拿到自己需要的物品。


此外,“女神派”“托特衣箱”等共享衣橱APP的发展也日趋完善,可以满足女士们对不同风格和时兴衣服的需求的同时,也会减少对环境的负荷。


消费端的“可持续时尚”意识正在崛起。


【回收端】


很荣幸,我们此次项目调研,也连线到了杨膺鸿先生。他现在所从事的行业让我们感到振奋。他的企业可以将旧的纺织品和旧衣服全部回收,进行无害化处理,还原成原材料,继续用于生产。杨老先生很兴奋地分享前段时间剑桥大学等专家带领的团队到他的公司考察,在全球62个国家里,对杨老先生的公司的处理技术和工序给予最高评价。


上海双语国际学校


现在也有许多非常出色的精准衣服捐赠的慈善机构,如这次我们其中一组参访的“宝贝爱蓝天”。不用的衣物,也可以捐给他们,经过专业处理后,捐赠给需要的人。


不过,我国每年约产生1000万吨的废弃服装,而现在相关的无害化处理行业的处理能力约为10万吨。这里面还有很大的商机。


我们每人能做什么


1) 尽量少买,只买自己真正需要的,买质量好的,环保可持续的产品,使用地久一点


2) 不想再穿,但是成色不错的衣服,不要直接当作垃圾丢掉,可以参与交换,寄送给回收机构(支付宝里上线了一个旧物回收功能),或者捐赠出去


3) 现在上海也出现了许多以社区为基础的线上“交换社群”,大家都居住在一个小区,物品交换起来也方便。或许,有合适的机会,你可以自己或者鼓励身边的人创建这样的社群。


每个人肩上都担一点,我们就可以更快地完成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我们国家也可以快一点在2030年达到“碳达峰”,在2060年达到“碳中和”。我们也能更快地享受到更美的家园。